当前位置:主页>>周易 研究   加入收藏 设为主页
周易研究
    为周易正名
    易经的思想内容
    易传的思想内容
 

易传的思想内容

高   凡

《史记·孔子世家》:“孔子晚而喜《易》,序《象》、《系》、《彖》、《说卦》、《文言》。读《易》,韦编三绝。曰:‘假我数年,若是,我与《易》,则彬彬矣。’”《十翼》之说始见于《易纬·乾凿度》:“孔子占《易》得《旅》,息志停读,五十究作十翼。”“翼”,羽翼,有辅助之意。《十翼》又称作《易传》,共七种十篇,它们是:《系辞》上下、《文言》、《彖辞》上下、《象辞》上下、《说卦传》、《序卦传》、《杂卦传》。

《系辞》是《易经》的通论,也是孔子学习《易经》的心得报告。总论了《易》的形成,阴阳、八卦的要旨,六十四卦的产生,提出了“《易》与天地准,故能弥纶天地之道”的著名论断,并引用十九条爻辞论证之,是《易传》的核心部分。

《文言传》是专门解释《乾》和《坤》两卦卦辞和爻辞的,汉·王弼将其配于《乾》、《坤》两卦之后,形成现在的通行版本。

《彖辞》与《易经》一样,分上下两篇,按六十四卦顺序排列,是解释卦名、卦义和卦辞的,但不解释爻辞。“彖者,断也”,有下断语之意。

《象辞》也与《易经》一样,分上下两篇,按六十四卦顺序排列,是解释卦名、卦义和爻辞的,但不解释卦辞。“象也者,像此者也”,旨在分析卦爻的象征意义。

《说卦传》是阐述八卦象例的专论,重点论述了八卦的取象。

《序卦传》是专门解释六十四卦次序的,及诸卦前后相承的意义。

《杂卦传》,“杂卦”可能是另外一个版本的《易》,它对六十四卦的排列与现行本不同,基本上是按一正一倒、两两相反排列的,重点揭示事物对立一面,孔子为之作传,用简要语言释其义。

在《易传》中,孔子是用儒家思想来解《易经》的,他所解不完全是《易经》的本义,许多地方是他学习的心得体会,但却精辟地阐述了孔子的哲学思想。《易传》与《论语》、《中庸》、《大学》都是儒家的重要著作,是研究儒家思想不可多得的史料。下面我们择其要介绍如下。

一、“天地人合一”的思想

孔子说(下面所引除另有注明外,均出自《易传》,不再注明出处):“昔者,圣人之作《易》也,将以顺性命之理,是以立天之道,曰阴曰阳;立地之道,曰柔与刚;立人之道,曰仁与义。”这就把天、地、人三者有机地联系在一起,提出了“天地人合一”思想。

天人合一 古人“仰观俯察”,逐步认识了天地运行的自然规律,“日月运行,一寒一暑”,“日月不过,四时不忒”,春夏秋冬推移,从无差错。引起它们的动力是阴和阳。阴和阳的概念是我国古人的独特的思维方式,它将天地间万物作了总的分类,为阴为阳,为柔为刚,阴即柔,阳即刚,“刚柔相推,变在其中”,这就引起了事物的运动和变化。“一阴一阳谓之道”,“道”就是规律,天上星转斗移,地上春夏秋冬,都按一定规律运行着。人在天地间,也随天地之道的变化而变化、运动而运动,天、地、人是浑然一体的。“天地絪缊,万物化醇;男女构精,万物化生”,天地阴阳二气缠绵交感,万物醇厚化生;男女构精阴阳交合,而繁衍后代生生不息,这是同一个道理。

孔子说:“《易》之为书也,广大悉备,有天道焉,有人道焉,有地道焉,兼三才而两之。”这是孔子对《易》的解释。“三才”就是天、地、人,“两之”说的是天地人在卦爻中的位置。卦有六爻,上两爻代表天,下两爻代表地,中间两爻代表人,将三者统一在一个卦中,以说明它们的统一性。

顺天应人 孔子认为,在乾与坤、天与地、阳与阴、刚与柔这两对矛盾中,它们不是平起平坐的,是有主有从的。“大哉乾元,万物之始,乃统天”,“至哉坤元,万物资生,乃顺承天”,“天尊地卑,乾坤定矣,卑高以陈,贵贱位矣”。乾阳居尊位,坤阴处卑位,坤顺于乾,阴从于阳。将这一理论应用到社会上,人的行为也应该是“顺天应人”。

“天”在孔子的思想理念中有着特定的含义,一般与“天道”连用。什么是“道”呢?孔子说“一阴一阳为之道”,认为宇宙间的任何事物都包含阴阳对立的两个方面,,阴阳对立统一的规律就是“道”,它是宇宙总的规律,具体分为天道、地道、人道,天道就是天体运行的规律,人的行为要适应这个规律。

孔子说:“天地革而四时成,汤武革命,顺乎天而应乎人。”“汤”指商汤,他在讨伐夏桀时说:“有夏多罪,天命殛之……致天之伐”(《尚书·汤誓》)。“武”指武王,他在讨伐商纣时也说是“惟恭行天之罚”(《尚书·牧誓》),都说自己是顺天应人、替天行道,表示自己行为的正确性,也是一种凝聚人、动员民众的一种手段。孔子认为,这就是“顺乎天而应乎人”、“遏恶扬善,顺天休命”的范例。

与时偕行 这是孔子的一个重要的哲学思想,在《乾·文言》、《彖·损》、《彖·益》中三次提及。“时”指四时,“偕”同俱。天体按一定的规律运行,一年四季,春夏秋冬,从不违时;人的行为也应该随之变化,不能违背。孔子说:“夫大人者,与天地合德,与日月合其明,与四时合其序,与鬼神合其吉凶。先天而天不违,后天而天奉时。天且弗违,而况于人乎?况于鬼神乎?”有圣德之人,他的行为遵循四时的变化而有序的变化,有时可能超越天象而行动,有时也可能后于天象而处事,这都不违背天道,天不会惩罚它,更何况人和鬼神呢!

对于“鬼神”,孔子也有独道的看法。他说:“阴阳不测之谓神”,“神也者,妙万物而言者也”,“神无方”……,总的说来,在天地宇宙其间,阴阳变化有一种人摸不着、看不见的东西,它以着自身的力量推动着事物的运动,这种物质在天叫“神”,在地叫“鬼”。人的行为要适应有形的规律,也要符合这种无形的规律,天体在运动,社会在前进,时代在发展,人的思想也要隨之变化、发展、前进。我党提出“与时俱进”,语概出于此。

二、巩固国家政权的思想

孔子希望“天下和平”,他对国家政权建设提出了许多想法和设想。

忧患意识 孔子认为:“《易》之兴也,其当殷之末世,周之盛德邪。当文王与纣之事邪,是故其辞危。危者使平,易者使倾。其道甚大,有物不废,俱以始终,其要无咎,此之谓《易》之道也。”孔子对《易经》的这种认识是正确的。周文王一生坎坷,为完成灭商大业,屡遭磨难,卦辞和爻辞多危厉之言,孔子由此作了许多发挥。他在看到《否》卦爻辞“其亡其亡,系于苞桑”时说:“危者,安其位者也;亡者,保其存者也;乱者,有其治者也。是故君子安而不忘其危,存而不忘亡,治而不忘乱,是以身安而国家可保也。”在释《乾》爻辞“亢龙有悔”时说:“知进而不知退,知存而不知亡,知得而不知丧,其唯圣人乎?知进退存亡,而不失其正者,其唯圣人乎!”这些论述都是很精辟的。作为一个统治者要有忧患意识,有安就有危,有治就有乱,有存就有亡,有进就有退,这是矛盾对立的两个方面,它们在一定条件下是可以互相转化的,要未雨绸缪。

申命行事 孔子认为,统治者要运用法律、命令治理国家,法律、命令具有严肃性、权威性、强制性,“惊远而惧迩也,出可以守宗庙社稷,以为祭主也”,使远近都惧怕,这样就可以守宗庙,保社稷。运用法律、命令时应以教化为主,要“命告四方”、“申命行事”,明确地告诉百姓什么不能做,什么可以做,增强人们执法的自觉性。

明罚敕法 孔子对刑罚做了许多论述,他的观点主要有:

一是要“明罚敕法”,“明”,明确。“罚”,处罚。“敕”同饬,整饬之意。就是说,在立法时要明确处罚规定,规定要清楚,处罚要准确,并将其公布于众,“刑罚清而民服”。

二是要“以明庶政,无敢折狱”,这是孔子观《贲》卦时的体会。在执法时,要明察各项政事,防止片面性;在断狱时,不能只听一面之辞,更不能用粉饰的办法,不要轻易断案。

三是“明慎用刑,而不留狱”,明察案情,分辨是非,慎重用刑,判决要果断,不能久拖不决,让犯人长久地囚在监狱里。

四是“赦过宥罪”,对犯有一般过错的人,应该赦免的就要赦免;对犯有严重罪行的人,也要减轻其刑罚,“以讼受服,亦不足敬也”。

五是“议狱缓死”,对于犯有死罪的犯人,还是应该再核实证据,进行充分地论证、评议;如果证据确凿,也不要马上处决,可以缓期执行。在缓期期间如发现审判有误,尚可纠正;如若人头落地了,就再没有改正的机会和可能了。

这些论述比较全面地反映了孔子“道之以德,齐之以礼”的思想,主张德教,不要滥杀人,他对季康子说:“子为政,焉用杀”(《论语·博颜》)。就是非杀不可,也要先教后杀,“不教而杀谓之虐”。这反映了孔子及其儒家对刑罚的基本思想。

建万国,亲诸侯 孔子在观《比》卦象时,看到“地上有水”,水地亲比,卦中唯一一个阳爻处尊位,由此想到“先王以建万国,亲诸侯”。“建万国”,就是分封诸侯国,武王伐纣胜利后,就开始分封诸侯,共立七十一国,这是周王朝的一个基本国体,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是有积极作用的。但是如何管理这些诸侯国,协调各诸侯国与中央集权的关系,这确是一个难题,孔子提出“亲诸侯”,即用亲比的方法安抚诸侯,“能以众正,可以王矣”。“天地不交而万物不通也,上下不交而天下无邦也”,君臣和睦,则国泰民安。

除戎器,戒不虞 在国家安全问题上,孔子也提出了自己的一些看法。他观《萃》卦是“泽上于地”,想到泽水大了也有决堤之时,人们聚集在一起也有生变的可能,因而提出“君子以除戎器,戒不虞”。“除”为修,“戎器”即兵器,“戒”戒备,“不虞”即不测,这是在说:要修治好兵器,以防不测之乱的发生,这是说国内之事。

在国与国之间,孔子提出“王公设险以守其国”,这是孔子的超前意识。在商周时期,尚没有设险防御的设施,武王伐纣时,很顺利地就渡过了古黄河,过河后至牧野约三百里是平原地带,原是商王的狩猎区,一马平川,武王的军队没有受到阻拦就到了牧野。“设险守国”至战国时才普遍得到运用,所以说孔子的这一思想是超前的,用他的话说是“思患而豫防也”。

不伤财,不害民 这是孔子的重要的财政思想。衡量一个国家是否富足,主要是看国库的积蓄。《礼记·王制》载:“国无九年之畜,曰急;无三年之畜,曰国非其国也。”孔子认为,这些财政来源是“损下益上”,来自老百姓的税赋,“积中不败”,财物源源不断地充实国库,任其食用,永不衰竭,这是好事。然而,在财物的使用上应该是“节以制度,不伤财,不害民”,要管好用好这些资财,并以制度、法规的形式确定下来,其基本原则就是:不奢侈浪费,又要不伤害百姓,要“损上益下”,用聚敛上来的财物为老百姓服务,做到“虽有凶旱水涝,民无菜色”,遇到了自然灾害,老百姓也不吃糠嚥菜。这些思想是积极的,但也是统治者难以做到的。

由此可见,孔子提出的国家政权建设的想法和设想是多方面的、全方位的,这些思想有它的积极意义,对后世影响很大。

三、孔子的教育思想及家庭观念

在《易传》中,孔子提出了教育、教化思想及家庭观念,从而丰富了儒家思想。

观民设教 孔子看《观》卦是“风行地上”,从而联想到“先王以省方观民设教”。“省方”,就是视察四方;“观民”,观察民俗、民情;“设教”,设布教化。统治者应该经常视察四方,了解民情,体察民俗,看老百姓在想什么、做什么,根据不同情况采取不同的教化手段。这种教化也要符合天道,“观天之神道,四时不忒,圣人以神道设教,而天下服矣”,“神道”就是大自然神奇的规律,设教也要上顺天意、下顺民心,“观乎天文,以察时变,观乎人文,以化成天下”。在这里,孔子将教化与天地人联系在一起,具有独道之处。

说以先民 君王与民众是教化的两个方面。一般来说,君王是教育者,而民众是被教育者。孔子却认为,君王应该首先受到教育,是一个有德之君才有资格去教化人。孔子观《兑》卦两兑相重,犹如两人面对面用语言愉快地交谈,由此而想到“说以先民,民忘其死;说以犯难,民忘其劳”。“说”同悦;“先民”即先于民众,有率先士卒之义。“犯难”,犹说排除万难。君王应该以身作则,先于民众而不知劳苦,百姓也就会任劳任怨;君王不惧艰险,百姓也自然会舍生忘死。周公说:“先知稼穑之艰难,乃逸,则知小人之依”(《尚书·无逸》),文王穿着粗布衣服,从早到晚从事修路、种田的劳动,民众爱戴他,所以万民都 和谐相处,这说明了君王以身作则的重要性。孔子说:“君子之德风,小人之德草,草上之风,必偃”(《论语·颜渊》),君子就像风,百姓就像像草,风往哪边吹,草就往哪边倒;只要刮的是“德风”,社会就会被净化。

教思无穷 孔子在释《临》卦义时说:“泽上有地,临;君子以教思无穷,容保民无疆。”《临》卦下兑上坤,坤为地代表统治者,兑为泽代表百姓,这是土与水的关系。土可以制水,但孔子不主张用“堵”和“制”的办法,水被堵住积之过多,就会沖破堤埧,泛滥成灾。而是应该用“教”和“疏”的办法。统治者要有坤那样博大的胸怀容民保民,用教化的手段教育百姓从德从善,并将这一作法长期坚持下去,始终如一,没有界限,没有止境。这说的是教化的长期性,用不间断的教化来安民保民。

正家而天下定 古人很早就认识了家庭在社会中的地位和作用。《尚书·多方》载周公的话说:“自作不和,尔维和哉;尔室不睦,尔维和哉;尔邑克明。”你们之间不和,应该和睦起来;你们家庭不和,也应先和起来,这样满城就会做到政治清明。家庭是社会的细胞,一家一户都好起来了,社会就安定了,国家就富强了。孔子在释《家人》卦时,提出了一个著名论断“正家而天下定矣”,家道端正了,则天下就安定了。“积善之家,必有庆余;积不善之家,必有余殃”。《大学》说:“欲治其国,先齐其家……家齐而后治国,国治而后天下平”,这个“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”的思想,对后世影响很大。

至于如何“正家”?《家人》卦爻辞提出“闲有家”、“无攸遂,在中馈”和“有孚威如”的思想。严格治家这是对的,说女人管内不管外,只能照料家务,这是那个时代的思想理念,具有时代的局限性。孔子将这一男尊女卑的思想扩大化了,提出“女正乎内,男正乎外”和“父父、子子、兄兄、弟弟、夫夫、妇妇”的家庭观,并说“妇人,从人者也,幼从父兄,嫁从夫,夫死从子”,这一封建伦理观念影响了中国两千年!

四、关于道德修养的论述

孔子在释《乾》卦辞时说:“‘元’者善之长也,‘亨’者嘉之会也,‘利’者义之和也,‘贞’者事之干也。君子体仁足以长人,嘉会足以合礼,利物足以和义,贞固足以干事,君子行此四德者故曰:‘乾’,元亨利贞。”孔子把“元亨利贞”释为了“仁义礼固(信)”,很明显,这不是卦辞的本义,孔子之所以有这样的发挥,是作为他论述“四德”的纲要。

厚德载物 孔子认为,“德”是人修养的最高境界,他尤对“坤德”倍加推崇,“至哉坤元,万物资生,乃顺承天。坤德载物,德合无疆。”她具有直(平坦)、方(正直)、大(辽阔)的品质,用她那方正的品质和广阔的胸怀接纳天的阳光雨露,包容地上万物。《中庸》说:“今夫地,一摄土之多,及其广阔,载华岳而不重,振江河而不泄,万物载焉。”孔子说:“君子以厚德载物”,君子也应该具有坤的品德和包容天下万物的博大胸怀。

“德”和人的事业有什么关系呢?孔子说:“圣人所以崇德而广业也”,只有崇尚其道德,才能成就其大业,“盛德大业至矣哉”!什么是“大业”呢?“富有之谓大业”,作为一个“圣人”,他应该是胸怀天下,将天地间万物都纳入自己的事业之中,并努力去拥有它。什么是“盛德”呢?“日新谓之盛德”,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命题。只有小德不行,必须要有盛大的品德;而这个品德不是一旦获有就行了,还必须“日新”,虽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,跟着社会的发展而发展,要“与时偕行”。

对怎样修养品德,孔子提出了许多论断。“君子进德修业,忠信所以进德也”,“进德”就是增进道德修养,道德修养的核心是“忠信”,只要有了这样的高尚品德才能成就大业。“反身修德”,要经常反省自己,“吾日三省吾身”(《论语·学而》),看看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,寻找、克服自己存在的问题,增进道德修养。孟子说:“行有不得者,反求诸己,其身正而天下归之”《孟子·离娄上》 。“果行育德”,“德”表现在行动上,要果决,在实践中培养自己的品德。孔子对品德修养的这些论述都是有独道之处的。

孚乃化邦 孔子在释《中孚》卦义时说:“说而巽,孚乃化邦。‘豚鱼吉’,信及豚鱼也。”“孚”就是诚信,在五千余字的《易经》中,“孚”字就有四十四个,是《易经》的主要思想之一,孔子将其提到“孚乃化邦”的高度,认为只有诚信才能安邦治国。《中庸》说:“唯天下至诚,为能经纶天下大经,立天下之大本,知天下之化育。” 

诚信是什么呢?《中庸》说:“诚信,物之始终,不诚无物。”把诚信与天地万物联系起来,万物都讲诚信,四季变化有节,花开花落有时,雁行南北有序,就连豚鱼也不例外。江豚从水面露出来,则泽上必有风,向东则东有风,向西则西有风,未尝失信。许浑诗谓“江豚吹浪夜还风”是也。孔子说“信及豚鱼”,是说:就连豚鱼都讲诚信,况人乎!

孔子在释《大有》爻辞“厥孚交如”时说:“信以发志也”。不但自己要讲诚信,还要用诚信去教育人、感化人、启发人,君臣、上下都讲诚信,国家就安定了,社会就会发展。

非礼弗履 “礼”是儒家道德标准和行为准则的核心,它的基本命题是“道之以德,齐之以礼”(《论语·为政》),要用道德和礼教来治理国家,教化人民,而不主张用武力和刑罚,孔子在释《大壮》卦义时说:“雷在天上,大壮,君子以非礼弗履。”“非礼弗履”与《中庸》所说的“非礼勿动”是一个意思,即不符合“礼”的事就不要去做。礼表现在行动上,则是“礼之用,和为贵……知和而和,不以礼节之,亦不可行也” (《论语·为政》)。

孔子说:“知崇礼卑,崇效天,卑法地。”智慧越高尚的人,就越应该懂礼,礼就像地那样卑谦;而越是具有谦之美德的人,其形象就越高大,“谦尊而光”。“天道下济而光明,地道卑而上行;天道亏盈而益谦,地道变盈而流谦。鬼神害盈而福谦,人道恶盈而好谦。”就自然规律而言,天是高贵的,但它能下济万物,亏损盈满,补益谦德;地是卑下的,可地气能源源不断地上升,变化盈满,充实谦德。就社会而言,连鬼神都损益盈满而施谦于人,人更应该是厌恶盈满而保持谦逊美德。这就从天、地、人的角度全面论述了谦德的普遍意义。

在《易传》中,孔子阐述了许多思想,内容十分丰富,道理深入浅出,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,应该很好地去研究和发掘。

 

 

日月易网版权所有

电子信箱 gaofan3120@sina.com

建议使用IE5.0浏览器、分辨率1024*768以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