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>>周易 研究   加入收藏 设为主页
周易研究
    为周易正名
    易经的思想内容

      一、《易经》是周王

             朝建国前后的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史纲

    二、《易经》中的哲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学思想

      三、《易经》是古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代的百科全书

    易传的思想内容
 

易经的思想内容

高   凡

三、《易经》是古代的百科全书

《易经》虽说产生于西周初期,但它却是对远古文明的继承和发展,传递了浓厚的古代信息,其内容之丰富,可以说是一部古代的百科全书。上面我们已经介绍了其中的政治、哲学等思想,下面我们再简要介绍一下其它内容。

(一)《易经》的军事思想

《易经》记录了古代的一些战争,如“高宗伐鬼方,三年克之”(《既济》)、“震用伐鬼方,三年有赏国”(《未济》),分别记录了商高祖和周先祖季历对北方少数民族部落的战争,这在史料中得到了证实。还有的现在还无法证实的一些战争,如《离》卦“突如其来如,焚如,死如,弃如”,“王用出征,其有嘉,折首,获首之丑”,但却形象而又真实地描述了悲壮的战争场面和取得的胜利。

《易经》的军事思想集中反映在《师》卦,其主要军事观点有:

出师有名 “出师以律,否臧凶”的“律”多解为纪律(还有的释为军乐),其实,“律”是号令,是战斗的檄文。要出兵征讨,总得有个理由叫出师有名。夏启计伐有扈时,发布临战誓词说:“有扈氏威侮五行,怠弃三正,天用剿绝其命,今予惟恭行天之罚”(《尚书·甘誓》)。商王伐夏时开了一个誓师大会,商王说“有夏多罪,天命殛之” (《尚书·汤誓》)。武王伐纣时也开了一个誓师大会,武王说“惟恭行天之罚”《尚书甘誓牧》,都说自己是正义的,都是“替天行道”,以此来聚集起民众,否则是不会胜利的。

纪律严明 古代是畜兵于民,平时是民,战时是兵。在没有战争时就要加强军事训练,“日闲舆卫”(《大畜》),掌握驾车打仗的本领。出征时要有严明的纪律,“履错然,敬之”(《离》),步调要一致,行动要统一,保持旺盛的战斗意志,“不鼓缶而歌,则大耋之叹,凶”(《离》),士气低落,思念家乡,唉声叹气,就不会有战斗力,则凶,必败无疑,故“王三赐命”,再三地发布命令,严明纪律。

选好主帅 “长子帅师,弟子舆尸”,为什么会有这样截然不同的结果呢?关健是“在师中”的主帅。“王用出征,其有嘉,折首,获首之丑”(《离》),君王亲亲自出征情况就不一样,不但捉到不少俘虏,还斩下了敌人统帅的首级。武王伐纣时,是打着文王的名义,前线直接指挥战斗的最高统帅是吕尚(姜子牙),“维师尚父,时维鹰扬,凉彼武王,肆伐大商”(《诗经·大明》),所以才取得了这样大的胜利;如若换了一个人,则可能是“师或舆尸”。

一鼓作气 “得敌,或鼓或罢”(《中孚》),遇到敌人,是一鼓作气打下去,还是罢手退兵,这是首先要作出选择的。武王东观兵伐纣时,看见殷尚强大,便退兵;待时机成熟便命令:“尚桓桓,如虎如貔,如熊如罴,于商郊。”这就是《革》爻辞所说的“虎变”、“豹变”,要“晋其角”、“晋如摧如”(《晋》)突如其然地向敌人发起进攻,不给以喘息的机会。

选择营地 《师》卦用一胜一败的事例,说明了不同的主帅采取不同的作战方法而得到的不同结果。“师左次,无咎”,“次”就是驻扎,左师选好了驻扎地点,即有利于进攻,又防止敌人偷袭,没有受到损失。主帅如果头脑不清醒,“迷复,用行师,终有大败”(《复》)。宿营时要保持警惕,“惕号,莫夜有戎”,明确号令,派好哨兵,昼夜提防。

善待俘虏 武王伐纣时就提出“弗迓克奔,以役西土”,“弗迓”即不抵抗的人,“克奔”是来投降的人,此话的意思是,不要杀掉前来投降的人,将来还得让他们在这里服劳役。《师》爻辞“田有禽,利执言”和《比》爻辞“王用三驱,失前禽,邑人不诫”,说的就都是这个意思。古人狩猎时“田不以礼,曰暴天物,天子不合群,诸侯不掩群”(《礼记·王制》),对猎物不赶尽杀绝,要网开一面,让强壮的野兽跑过去,便于以后生殖繁育,以此来喻要善待俘虏。

有人说《师》卦是古代兵书的总纲,不无道理!战国时期杰出军事家孙武、孙膑都是从《易经》中汲收了营养,建立了古代军事理论体系。

(二)《易经》的经济思想

商周时期,开始由渔猎生产向农业生产转化,经济有了一定的发展,《易经》反映了这个时期的生产活动和经济思想。

井田制及其阶级矛盾 井田制渊源很古,据说是夏朝伯夷所制。《周礼·大司徒》:“经大地,而共牧其田野,九夫为井,四井为邑,四邑为丘,四丘为甸,四甸为县,四县为都。以任地事而令贡赋,凡税敛之事。”看来,井田制不单是个土地制度,而同时还兼有贡赋、纳税、户籍、祭祀乃至兵役等各项制度,是周王朝的政治和经济的基础。

井田制是将国有田地按沟、渠、路自然分割为方块,土质较好的地由贵族耕种,谓之“公田”;将另一部分分给农奴一家一户耕种,称之“私田”。《诗经·大田》:“人弇萋萋,兴雨祁祁,雨我公田,遂及我私。”是说乌云涌起,细雨绵绵,既下在了公田上,也下在了我的私田上。《需》卦描述了集体劳作的场面。人们在不同地块上劳动,“初六,需于郊,利用恒,无咎”,是说在郊外一块地上劳动的时间很长,但没有发生什么事。“九二,需于沙,小有言,无咎”,在一块水边沙滩上劳动时,却发生口角之争,但最后问题解决了。“九三,需于泥,致寇至”,在一块肥沃的田里劳动,却招来了一伙强盗,大概是抢庄稼的吧。怎么样解决这样的矛盾呢?解决的办法是“需于酒食”、“敬之”,擺上酒食,以礼相持,问题就解决了。集体劳作时离家很远,是要送饭的。《诗经·七月》:“同我夫子,馌彼南亩,田畯至喜”,说的是农夫自己妻儿来送饭的情况;《诗经·甫田》:“以其夫子,馌彼南亩,田畯至喜”,说的是贵族(公田主人)与妻儿来送饭的情形,这是一种笼络的手段。在穴洞里摆上了酒食,并有“不速之客三人来”进行说合,最后问题解决了。这反映了当时的阶级矛盾。

《井》卦说的就是井田制。卦辞 “改邑不改井”,是说城可以迁,但井不能动;如果说的是汲水用的井,那当然是不能随邑迁而移了,这实则是以井来喻井田制,都邑可迁,但井田这个制度不能变。井田制的好处是“无丧无得,往来井井”,它像井水那样,不因盈满而冒出来,也不会干涸,永远让人们饮用,“并受其福”。井是养生的,老百姓可以从中得到好处,贵族可以得到实惠,缴纳的税赋还可以供王宫享用。至于“井泥”应该将泥掏出,“井甃”应该把井壁修好,但不能废掉,让它永远“井洌寒泉”。

自求口实  《颐》卦提出了一个“自求口实”的重要经济思想。“颐”是养生之道,“观颐”就是观察养生之道。观察后得出的结论是:“自求口实”,即自己养活自己。作者反对两种作法:一是“舍尔灵龟,观我朵颐”,龟是神圣之物,它长时间不吃不喝也可生存,这么好的条件不用,却总是观察别人是怎样吃饭。二是“颠颐,于丘颐”,颠倒过来总是向上伸手,要钱、要物。作者认为这是“拂经”——违背学理,“拂颐”——违背了养生之道。在养生问题上,应该“由颐”,不断充实国库,采取的办法是“虎视眈眈,其欲逐逐”,像老虎那样死死盯住“灵龟”,使财富源源不断而来。

损下益上,损上益下 有人说《损》、《益》两卦是周王朝的财政思想,也是有道理的。损和益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。损是减损下面而增益上面,将下面的税赋聚敛上来,充实国库;益是减损上面而增益下面,将国库的财富“利用为大作”——类似修洛邑那样大动土木,“益之用凶事”——用于救灾。两卦爻辞都说“或益之十朋之龟,弗克违”,“十朋之龟”是贵重的,一个是从下往上赠,一个是从上往下送,相互都不要推让,是说损和益都要舍得。这个思想是不错的,但对统治者来说是难以做到的。

商品经济的萌芽 《易经》虽说只有4929余字,但却记录了当时的许多物产和生产、生活用具等。植物有:杨、柳、桑、杞、茅、苋陆、蒺藜、葛藟、瓜……,动物有:牛、羊、豕、鹿、虎、豹、狐、龟、鱼、豚鱼、、鲋、鸟、鸿、雉、隼……,用具有:床、舆、鼎、缶、瓶、瓮、筐、樽、簋、斧、牿、矢、帛、袂……。这就给商品交换创造了条件。

《大壮》卦“丧羊于易”,《旅》卦“丧牛于易”,说的是商祖王亥的事,有可能是赶着牛羊去有易国交易而被抢,这是最原始的商品交换。《小畜》、《大畜》、《旅》诸卦都反映了经商的情况。作者提出“不家食,吉,利涉大川”的思想,“不家食”就是不坐吃山空,要走出家门,翻山涉水,出外进行商品交易。当时道路艰难,旅途又不安全,给经商带来了不便。《小畜》卦描述了出外经商返回的情況,刚出发时“密云不雨,自我西郊”,刮西风看来是不会下雨,他们结伴而行,“牵复”“孪复”,尽管这样,还是发生了“舆说辐”的事情,《大畜》卦也说“舆说輹”,可见当时道路是相当难走的,经常出现弄坏车轮子的事。不过还好,由于大家齐心合力,加上老天帮忙,“既雨既处”,雨下了一阵又停了,经商的队伍顺利地回来了,收获还算不小,“富以其邻”。这很像《诗经·正月》的一段描写:

终其永怀,又窘阴雨。其车既载,乃弃尔辅。载输尔载,将伯助子。无弃尔辅,员于尔辐。屡顺尔仆,不输尔载。终踰绝险,曾是不意。

《旅》卦所说的经商情况就更惊险了,他们住的旅店着火了,鸟笼子被烧了,童仆跑掉了,牛也丢了,只有号咷大哭。

爻辞说“得童仆”、“得其资斧”、“鸟焚其巢”、“丧牛于易”、“丧羊于易”、“童牛之牿”、“豮豕之牙”……从中可以看出,他们交换的商品有牛、羊、豕、鸟及斧一类的生产工具等,还有奴隶。这是一种简单的商品交易。

(三)《易经》的教育思想

周王朝是非常重视教育的,《礼记·王制》载:“天子命之教,然后为学。小学在公宫之南,大学在郊。”《竹书纪年》载:“三十七年,周作辟雍。”“辟雍”就是大学。在《蒙》卦集中反映了周的教育思想。

教育主客体 卦辞说“匪我求童蒙,童蒙求我”,明确了教育者和被教育者的界限。“我”是教育者,是“传业解惑”的;“童”是受教育者,是来接受启蒙教育的。一个“求”字道出了双方的关系,有求则有应,有应则有管,老师就有管教的职责。

教学内容 《礼记·内则》介绍周的教育情况时说:

六年,教之数与方名。七年男女不同席,不共食。八岁,出入门户及即席饮食,必后长者,始教之让。九年教之数日。十年,出就外傅,居宿于外,学书计。衣不帛襦袴,礼帅初,朝夕学幼仪请肄简谅。十有三年,学乐通诗,舞《勺》。成童,舞《象》,学射御。

《蒙》卦简约地介绍了学习的内容。第一门课程是“筮”,教之卜筮之术,即“数日”。郭沬若据此推断“史巫大概是掌管当时教育的”。第二门课程是“利用刑人,用说桎梏”,是法律教育。“刑人”是犯罪服刑的人。“桎梏”,是脚镣和手铐,引申为刑罚和监狱。利用犯人的犯罪事实来教育儿童遵纪守法。第三门课程是“包蒙”。《说文解字》:“包,象人裹妊巳在中,象子未成形也。元气始于子。子,人所生也。”“包蒙”是用“人之初”来教育学生。从字面上理解,好象讲的是生理学,从引申意义上来看,说的可能是历史,是否从三黄五帝讲起就不得而知了。第四门课程是“纳妇吉,子克家”,讲的是成家立业的道理。第五门课程是“勿用取女,见金夫,不有躬”讲的是婚姻大事,“勿用取女”是对男子的,不要强行下迎。“见金夫,不有躬”是对女子说的,不要见到美男子就心动去迎合。第六门课程是“击蒙”,即学习射御的本领,学习的目的是“不利为寇,利御寇”,不是为了当强盗,而是防身用的。

教学方法 教学方法之一是“初筮吉,再三渎,渎而不告”,这是用卜筮来说明教学的。先讲原文,再反复讲解三遍,事不过三,之后就要靠自己去理解了。这就是孔子说的“举一隅不经三隅反,则不复也”(《论语·述而》)。之二是“发蒙”,启发式教学,用犯人的罪行来讲法。这些教学方法对后世影响很大,至今我们还在运用。

(四)《易经》的刑罚思想

刑罚,古亦有之,尧时“象以典刑,流宥五刑”(《尚书·尧典》),禹时“天讨有罚,五刑五用”(《尚书·皋陶谟》),商时“乃重刑辟,有炮格之法”(《史记·殷本纪》),周时“文王作罚”(《尚书·康诰》),至穆王时“五刑之属三千”。刑罚是统治者维护和巩固政权的一种手段,《讼》和《噬嗑》卦集中反映了这一思想。

讼事起因 《讼》卦辞说,讼事的起因是“有孚窒”,即诚信遭到了破坏,这一语道破了讼的实质。《尚书·吕刑》开篇就说:“民兴胥渐,泯泯棼棼,罔中于信,以复诅盟。”即百姓之间互相欺诈,社会秩序混乱,对于盟誓都可以推翻,这就产生了讼事。

不永所事 对于发生的讼事,应该以调解为主,不要长期纠緾下去。文王对芮、虞两国之讼事就是用“解”的方法,经调解两国和好了。在“讼”卦中提出“不永所事,小有言,终吉”的思想,有些言语之伤,双方都以诚相待,不要没完没了地争执下去,问题就好解决了。“不克讼,复即命”、“食旧德”,官司打输了,能够改变态度,回归正道,守着祖辈留下的产业,这也是可取的。

秉公执法 周朝主管法律的叫“司冠”。《礼记·王制》说:“司冠正刑明辟,以明狱讼,必三剌。”经过三审之后,“告于王,王三又,然后制刑”。《讼》卦辞“有孚窒,惕中”说的是执法者要秉公办事,不循私情;“利见大人”是说最后要由“大人”来栽断。对于“惟敬五行”、秉公执法者,要给予奖赏,“锡之于鞶带”;对于那些“惟官(滥用职权)、惟反(乘机报复)、惟内(假公济私)、惟货(勒索财物)、惟来(贪赃枉法)”(《尚书·吕刑》)者,要“终朝三褫之”,毫不客气地罢掉他的官。这些规定都是好的,能否执行却是另一个问题。

残酷用刑 周时的刑罚是非常残酷的,共有“五刑”:墨、劓、剕、宫、大辟,还有“五过”、“五罚”之法。《噬嗑》卦说的就是刑罚之事。“履校”,给犯人带上桎梏(木制的镣铐)。“灭趾”,砍掉脚趾头。“噬肤”,墨刑,在脸上剌字。“灭鼻”,劓刑,割掉鼻子。“噬腊肉”,“腊肉”是晒干了的肉,指火烤、太阳晒样的刑罚。“遇毒”,毒打,指鞭刑。“噬乾胏”和“噬乾肉”说的是一个意思,指宫刑。“胏”是连着骨头的肉,古字写作“”,一人站在地上,中间有块肉,这块肉是“乾肉”,即阳刚之肉,当指男的生殖器。“何校”,“何”同“荷”,即带上木枷。“灭耳”,就是砍头,大辟之刑。刑罚几乎全有了,足见其残酷性。

以金赎罪 周朝刑法有个规定,就是可以用金赎罪。《尚书·吕刑》载:“宫辟疑赦,其罚六百锾,阅实其罪。”是说对应该处以宫刑的如还有些疑问,可以罚黄铜三千六百两赦免其罪,同时对其它刑罚的赎金数量均作了具体规定。爻辞“九四,噬乾胏,得金矢,利艰贞,吉”,“六五,噬乾肉,得黄矢,贞厉,无咎”,说的就是对犯有宫刑之罪的,如果交上“金矢”、“黄矢”,都可以获得“吉”或“无咎”。“九四”是大臣之位,“六五”是君王之位,这大概指的就是“刑不上大夫”(《礼记·曲礼上》)。

(五)《易经》的婚姻家庭观念

男女婚爱 《咸》卦和《艮》卦都形象地描述了男女青年婚爱的情景。

《咸》卦在六十四卦中有着特殊的地位。《乾》、《坤》说的是父母辈之事,《咸》()下艮上兑,艮为少男,兑为少女,少男少女相感应,表明新的一代开始了。卦中三阴三阳,两两相应,男女相爱,他们“憧憧往来”,不断增加了解,其感应由拇(脚趾)——腓(腿肚子)——股(臀部)——脢(背部肌肉)——辅(颚)——颊(腮)——舌,最后是“朋从而思”,双方定下了终身大事。

《艮》()上艮下艮,艮为山为止,艮又是少男,少男的行为应该有所规范,在婚爱问题上,该动则动,该止则止。爻辞中所说的停留部位与《咸》卦有些相近:趾——腓——限(腰部)——身——辅,“列其夤”,说的是男女交感,“艮其身”是女方有孕(“身”为身孕),这是天伦之乐,人之常情。可有些事情却应该“不获其身”。孔子说:“姦声乱色,不留聪明;淫乐慝礼,不接心术;惰漫邪辟之气,不设于身体”(《礼记·乐记》),对姦、乱、淫、惰、邪要止,不能“厉熏心”。

妇恒其德 《恒》()下巽上震,震为长男,巽为长女,男女有了家庭。在家庭中男女之间应该有个道德规范,有个恒久不变东西来维系家庭的关系和秩序,这就是恒久之道。《易经》作者认为,恒久之道的主体是女方,妇女应该是“恒其德”,那种“浚恒”——心思不定,“不恒”——不守恒道,“振恒”——动摇不定,这都是不可取的,应“承之羞”。“系小子,失丈夫”,“系丈夫,失小子”(《随》),如与“小子”交往则会破坏家庭关系,则会“夫妻反目”。这些反映了男尊女卑的思想。

姪娣婚姻制度 《泰》和《归妹》爻辞均提到“帝乙归妹”,这反映了古代的一种独特的婚姻制度。《公羊传》庄公十九年说:“媵者何?诸侯娶一国,则二国往媵之,以姪娣从。姪则何?兄之子也。娣者何?弟也。诸侯一聘九女,诸侯不再娶。”这种制度规定,诸侯一生只结一次婚,一次娶九个女人,其中有一个是嫡妻即是正夫人。嫡妻的妹妹或姪女也要随着嫁过来。相传尧之女娥皇、女英就同时嫁给了舜。周朝虽实行“一夫一妇”制,但这种制度尚没有废除。爻辞“归妹以娣”,说的是商王下嫁的这个少女是做娣夫人,而不是正室。“归妹有期,迟归有时”、“归妹以须,反归以娣”,说的就是娣姪婚姻制度,这种婚姻制度在《易经》中得到证实。

婚姻家庭 在《屯》、《贲》、《睽》卦都提到“匪寇婚媾”,这说明在当时还存在抢婚的风俗。古代很早就有“同姓不婚”的风俗,认为“男女同姓,其生不蕃”,《左传·僖公二十三年》:子产说:“其生不殖,美先尽矣,则相生疾”,而主张族外婚。当时流行一促抢婚风俗,而《屯》、《贲》、《睽》卦说的都是明媒正娶。去外族迎亲,路途遥远,需要骑马驱车,“乘马班如,求婚媾”。走之前,男方需要打拌一下,《贲》卦说,对鞋、胡须、衣服都要进行装饰,并要“舍车而徒”,以表示诚意;女方家也要“贲于丘园”。迎亲的队伍也要化装,“见豕负涂,载鬼一车”。这些描述反映了当时婚嫁情况之一斑。

无后为大 古人是非常重视生息繁衍、传宗接代的,尤其是君王如果无后,则社稷无人继承。周的两个伟大的女性大任和太姒之所以受后有尊敬,就是因为她们“则百斯男”,一个生了文王,一个生了武王,为周的传承做出了贡献。爻辞中多次提出女子不孕之事,如:“女子贞不字,十年乃字”(《屯》),“妇三岁不孕”(《渐》),“我仇有疾,不我能即”(《鼎》),“女承筐无实”(《归妹》)……,这表明了当时对生育的重视和忧患。

(六)《易经》与语言文学

《易经》只有五千来字,今天读起来很难懂,这是因为它距我们太遥远了,对古人的思想、语言表达方式及其中反映的历史事件太陌生了。《易经》有两种语言:一种是“符号语言”,这是无声的语言;一种是“文字语言”,这是可以读出声的语言,“符号+文字”这就是《易经》的独有特点。

文字 《易经》的文字有些与今天的音和义不同,如:“乾”读作qián,取象于天和阳刚之物,而不是“干”ɡān;“见”同现,而不是“见面”的见;“夬”同决,读作ɡuài。“贲”读作bì,修饰之义,而不读作bēn;“朋”有“朋友”之义,如“西南得朋”,但同时又是古代钱币,如“十朋之龟”……。这些文字对解读其它古代文史资料是有帮助的。

语言 其实,《易经》的语言是很生动的。它多引用历史人物、历史故事来说明一个道理,如丧牛于易、丧羊于易、帝乙归妹、鸟焚其巢、震伐鬼方、箕子明夷……,这些在当时可能是人人皆知的。《易经》还大量地使用成语,如:终日乾乾、不速之客、密云不雨、虎视眈眈、突如其来……,有的一直传承至今。在事理的揭示上,用了许多形象的语言,如“日昃之离,不鼓缶而歌,则大耋之叹”(《离》),太阳偏西了,军队驻扎下来,一些老兵动了思乡之情,聚在一起低声吟唱,又不敢敲打乐器。又如“羝羊触藩,羸其角,不能退,不能遂”(《大壮》),挑皮的公羊往篱笆墙上撞,将角卡住,进不得又退不得,以喻进退两难。这些语言都是拫形象生动的。

诗歌 《易经》用了许多诗歌语言,如“鸣鹤在阴,其子和之;我有好爵,吾与尔靡之”(《中孚》),这是一首多么美丽的小诗呵!在阴暗的山谷,有一只鹤在鸣叫,身边的一些小鹤与她应和,我有好酒,举杯相约,愿与之共春饮。如若将一些爻辞连起来,就是一首诗,如:

屯如邅如,乘马班如,匪寇婚媾……(《屯》)

密云不雨,自我西郊……有孚孪如,富以其邻(《小畜》)

眇能视,跛能得,履虎尾,咥人凶(《履》)

贲如皤如,白马翰如,匪寇婚媾……贲于丘园,束帛戋戋(《贲》)

枯杨生稊,老夫得其女妻……枯杨生华,老夫得其士夫(《大过》)

无丧无得,往来井井……井泥不食,旧井无禽……井渫不食,为我心恻(《井》)

鸿渐于磬……鸿渐于陆……鸿渐于木……鸿渐于陵……其羽可以为仪(《渐》)

有人将《贲》卦理解为文学创作的原则,主张使用“白贲”的手法,不加过多的修饰,这对现实主义文学的发展有着较大的影响。

从上面简要地介绍我们可以看出,《易经》的思想内容十分丰富,它涉及到古代的政治、经济、军事、哲学、文化教育、婚姻家庭、伦理道德诸多方面,几乎囊括了古代社会的全部。这些深藏的思想,有待于我们去发掘、研究,而正确的研究方法应该是“以史解易,以易证史”,将其放回产生它的那个历史年代,探索《易经》的真谛。我们现代人的智慧应该比孔子更高,何必总是捧着“圣人”之言不放呢!只有了解了《易经》的原本含义,才能正确地应用它,为今天的现代化建设服务。

 

日月易网版权所有

电子信箱 gaofan3120@sina.com

建议使用IE5.0浏览器、分辨率1024*768以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