论《周易》与医学的发展
四川 曹天君
   《周易》是我国古代的哲学著作,是中华民族祖先聪明智慧的结晶,其博大精深的思想体系,渗透和影响了中国数千年的传统文化;在数千年的历史长河中,虽历经诸多坎坷与考验,终认定是我国科学宝库中的一颗明珠,它早被儒家尊为“五经之首”,首家崇为“三玄之一”。医学早有“医易相通”之说,因《周易》之应用包括有命、卜、医、山、相“五术”之法,而《周易》象、数、理的应用与辩证思想对中医的影响很大,中医学吸收了这一哲理,建立了辩证施治的理论体系。我国最早的医籍《黄帝内经》的基本思想和理论观点也大多渊源于《周易》的基本思想;故古代研易之人,把《黄帝内经》作为主要参考书,研究中医学者把《周易》作为理论的渊源。历代医界名医将易卦的原理,早就用于中医学的各个领域,它为预防疾病和准确地诊断疾病、预防疾病,在信息上提供了可靠的证据。以《周易》思想之精髓,《内经》将阴阳学说、五行学说结合人体生理、病理、诊断、预防、治疗等领域和人与自然之象给予了高度的论述;在中医的进步发展中,如气血学说、经络学说、病机学说等都孕育着《周易》思想的精华。《周易》的学术思想对中医的发展有着巨大的贡献,亦有着高层决策的科学之称,它为中华民族繁衍生息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。故历代著名医家之神奇都离不开《周易》的指导,运用《周易》理论诊断诸多疑难杂症,如孙思邈、华佗,张仲景、张景岳、张行成、王冰、赵信、徐凤、汪机、朱丹溪、陈修元、郑钦安、王肯堂、周子藩、李中梓、邵葆承、吴又可、唐容川、刘完素、张元素、王好古、方有执、孙一奎、武之望……他们都善用《周易》,造就医学辉煌,显示《周易》思想的巨大威力。
    历代学易文化,主要研究阴阳(相互对立的事物)、五行(金木水火土)、三才(天地人)之运筹和谐原理,观其自然之规律而结合运用到人体。中医进化从易理走的是综合辩证医治道路,强调整体观念和辩证施治。中医的医理从源于易医易同源之论为众多学者共识。如明朝张景岳在《类经图翼》中云:“虽阴阳已备于《内经》,而变化莫大于《易经》,故曰天人一理者,即此阴阳也。医易同源者,同此变化也。”而《内经》早已强调,作为医学者须知易理之道,如云:“夫道者,上知天文,下知地理,中知人事,可以长久。”此说明医者要行通易道,知易理才深知医理,才可以长久此属能为一个真正中医的道理。南怀谨《易经系传别讲》又云:“一个真正的中医,如果不通《易经》,不通《内经》,不通道家的东西,是当有办法成为一个真正中医的……现在学医理的人很少,多数是学医学的技术,是一个医学的匠人,医理没有办法读。要学中医,必须懂医理。”可想要懂医理,则首先知《易》理。如陈修园以《易》之蛊卦对“臌胀病”的机理深入研究,而决定有效的治疗方针。唐宗海根据《易》之八卦推衍人的胚胎形成过程。郑钦安以《易》之坎、离来阐明心脏的生理、病理,创造诸多独特治法。王好古据《易》推演诸多医论而著《此事难知》。张从正《儒门事亲》巻二以卦象喻人体。李杲《兰室秘藏》巻上喻药物。何仲皋《脏腑通》以《易》八卦或干支五行理论阐发《内经》、《难经》、《金匮》、《伤寒》等中医经典,以《丁江月》词牌而写。廖中(字礼伯)《五行精纪》载“宰公要诀”,用《易》以人出生日柱时柱论可能出现患的疾病与灾祸。张仲景受《易》象数观念的启导,以六种病情合六爻,法于阴阳而以六经为框架著《伤寒论》,以病象模拟六爻,在时间顺序上合六节(《伤寒论》主要引用了“天以六六为节和十日来复”的易数),不仅分证外寒热病,而且动态地反映了病情的进展顺序,即“合于术数”的理论。并按《易》中六神创立了白虎汤、真武汤、青龙汤等名方。张仲景更进一步把病和爻位联系起来,如初六次命门,六二次肾,六三次肝,六四次脾……(临床测诊运用时,初爻:脚、趾、脚一切神经、脚气、风寒。二爻:腿、膝、肛门、膀胱、大肠、直肠、子宫、男性生殖器,风湿、烧伤、外伤、关节炎。三爻:腰、肚脐、腹部、肾部、膀胱、肾、脾、胃、肝、胆、女性生殖器,烟雾、干喝、烧伤、中毒恶梦。四爻:胸、背、乳房、心口处、心脏、脾胃、肺、肾,雷击、触电。五爻:五官、脖子、臂、胸、背、手、肺、咽喉,心脏、气管、食道,胸腔,日晒、雨淋、中暑、车祸。六爻:头、发、面、脸颊、两鬓,大脑、脑神经、头髅、头骨,天灾、人体老化、自然死亡。)相传华佗诊曹操有脑瘤须开颅取瘤,被曹操拒绝后病发后悔莫及。当时医学无现代科学如电脑图CT等先进设备,华佗用何而诊?细推之皆易理结合医理而诊吧?!并著有《诊疾察神色定生死》之篇。其它医家不再列举(参吾撰《医易结合探要》)。总之,在中医学中,“阴阳论”、“五行论”、“人体藏象论”“六经辩证论”、“子午流注”、“飞腾八法”、“灵龟八法”、“九宫八风”、“心肾相交论”、“中医平衡论”等,无不与《周易》贯穿在一起。
    现代医学走实证科学之路,虽诸多进步与先进,但伦理依据乃有不足一面。如西医的理论体系依据“天人相分”的宇宙观和“二元对立”的思维模式,采取了“还原式”的研究方法,虽从微观分析,扩大认识视野,将人体从器官、组织、细胞、亚细胞、分子等以其层次认识分析,此把高级生命运动形式归为低级的物理化学运动形式,认为系统各元素的各种运动,可从它所属较高的层次的任何一系统中完全独立开来加以解释,它忽略了人在生理、心理、病理上的统一性的偏颇,违背了系统论。此认识事物上的偏颇不足,却正是以《易》为医之中医学的长处。当代,中西方有智慧结合现代科学的发展,从不同的科学角度,对《周易》进行了深入的研究,取得了很大的成果。发现《周易》不仅包含了朴素的辩证法、平衡观、整体观。发展观等思想,又创立了混沌学、协同学、耗散结构学、突变论、信息论、控制论。系统论等多种学科。现代医学也依据《易》之“天人合一”的宇宙观和“天地人”、“三才同构”的思想,通过“结构论”的研究方法,由分而合,不断产生新的论辨。如近来现代医之应激学说。神经内分泌学、基因调控学说等理论,且民现了还原式的不足,出现新一种从分析走向综合的趋势。可见《周易》对中医学、包括现代医学发展领域,都具有重要的指导应用前景。在新世纪、新纪元仍有深入研究之必要。如孙思邈《千金要方》云:“凡欲为太医,必须读《素问》、《甲乙》、《黄帝缄经》等诸经方,又须妙解阴阳禄命,诸家相法,及灼龟五兆,《周易》、《六壬》,并须精熟,如此乃得为太医。若不尔者,如无目夜游,动致颠殒。”吾尊师黄鉴双云:“《易经》是生命的科学,宇宙的真理,文化的结晶,智慧的源泉……易学是未来学,要济世救人则要学《易经》,用易术。”可见,医者必须知《易》的重要性,它能改变诸多医学观点,促使医学理论研究更深和医学临床的进步。古为今用,推陈出新,学研《周易》实皆医者必要。《素问》有云:“善言天者。必有验于人;善言古者,必有合于今;善言人者,必有厌于己。如此,则道不惑而要数极,所谓明也。”知此者,必须医易结合,善读《周易》而医学知识广溢,知其真理而才明达事理,才能促进提高医学素质,才能经受社会和人民的检验。
     (作者通讯地址 四川省南充市顺庆区搬罾后新街3号天君济世堂  
      邮编63710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