论易德
云  帆
    《易》是讲德的。
    《易》的发明者是有德高人。司马迁在《太史公自序》中说:“余闻先人曰,伏羲至纯厚,作易八卦。”“纯厚”就是德。
    中华民族的“德”之理念来源于《易》。
    《周易》开宗明义,《乾》卦“终日乾乾”是天德,《坤》卦“厚德载物”是地德,天地合一、阴阳调和则是至德。“夫乾,天下之至健也,德行恒易以知险;夫坤,天下之至顺也,德行恒简以知阻。”乾坤二德囊括了天下的一切美德。
    《文言传》说,《乾》卦辞说的是“仁义礼固”,“君子行此四德者,故曰‘元亨利贞’。”“终日乾乾”讲的是“进德修业”,“忠信,所以进德也;修辞立其诚,所以居业也。知之至知,可以言几也,知终终之,可以存义也。”这是龙德。龙在隐时,“不易乎世,不成乎名”,与世无争;龙在现时,“庸言之信,庸行之谨”,为善于世而不居其功。故孔子赞叹说:“乾始能以美利利天下,不言所利,大矣哉!”
    《坤文言》说:“坤,至柔而动也刚,至静而德方。”坤的品德是“直方大”,她正直、方正、广阔,包容地上万物。“今夫地,一摄土之多,及其广阔,载华岳而不重,震江河而不泄,万物载焉”(《中庸》)。“坤厚载物,德合无疆,含弘光大,品物咸亨”(《系辞上》)。故孔子说:“君子黄中通理,正位居体,美在其中,而畅于四肢,发于事业,美之至也!”
    在历史进程中,德的理念不断得到充实、发展、升华,成为了中华民族的一种美德,溶进了人们的血液中,体现在人们和行动中,甚至成了治国方略。
    然而,在当今的易界却出现了少德、缺德、甚至无德的现象!
    《易》发展到今天,并没有出现像孔子、京房、邵雍这样的易学大师,也没有一家易学理论得到了易界的普遍认同。然而,却有人妄尊自大,自称什么“易坛泰斗”、“易学宗师”……。学易之人都以邵雍为“开山鼻祖”,邵雍有首《仲尼吟》云:“仲尼生鲁在吾先,去圣千余五百年。今日谁能知此道,当时人自比于天!”邵雍尚不敢自尊,何况吾辈矣!自吹自擂、目中无人,这是少德!
    易理深遂,易书浩瀚。有人学到点皮毛,一知半解,就沾沾自喜,竟也出书立说。本易艺不佳却冒充大师,本学历不高却说成大专,所写之书语言不通,逻辑混乱。尤其是非法出版的卦书,搀杂着宣传封建迷信的内容,甚至占卜国家领导人和国家机密,破坏社会安定,危害国家安全。书中理论混乱,使人无可适从;一些卦例东拼西凑,虽说经过修改润色,但仍经不起推敲,使读者左看不明白,右看看不慬,以其昏昏,使人昭昭,这是缺德。如果说“少德”是为了名,那么“缺德”则是为了利。邵雍也有一首《善恶吟》曰:“君子学道则务本,小人见到则忘生。务本是非礼不动,见利则非贿不行。”
    还有更可恶者,就是无德。有些街头的算命先生,专以谋财为目地。他们都说是“周易算命”,可他们压根就没有读过《周易》,或者根本就读不慬《周易》。他们自称是“半仙”,算命百分之百准确,真是自欺欺人!世上所有的预测都是有误差的。天气预报采用了那么先进的科学技术手段,准确率还达不到百分之八十,在英国甚至达不到百分之三十。观下手、看看面、摇摇钱,就能知道所有的吉凶祸福,这那是“半仙”,简直是“神仙”了!他们见人不是说“你大富大贵”,就是说“你近日有灾”,利用人们趋吉避凶的心理骗取钱财,扰乱社会治安。
    《易》发展到了今天,出现了如此咄咄怪事,玷污了易的形象,影响了易之发展。
    当今盛世,人人都在讲德、树德、行德,学易、研易、治易之人更应该是德的表率!
    德的核心是诚信。《中庸》说:“诚信,物之始终,不诚无物。”《易经•中孚》卦辞说:“豚鱼吉,利涉大川。”说的就是“诚信”。天地万物都是讲诚信的。四季变化有节,花开花落有时,雁行南北有序,就连江豚也不例外。江豚从水面露出来,则泽上必有风,向东则东有风,向西则西有风,未尝失信,许浑诗曰“江豚吹浪夜还风”是也。
    江豚尚能如此,况人乎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