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易智慧的现代价值
高 凡
    当代有的学者将《易》分成“科学易”和“现代易”,这种分法是科学的,是有理论依据的。《贲•系辞》说:“观乎天文,以察时变;观乎人文,以化成天下。”看来,孔子就是把《易》分成了“天文”和“人文”两大类。我理解,由“仰观俯察”而形成的符号和易图,是从天地间抽象出来的普遍准则,它“能弥纶天地之道”,这是科学易;有文字的《周易》(包括《易经》和《易传》),凝固了古人的智慧,用文字语言向我们传达了那个时代的信息,这是人文易。人文易所反映的古人的思维方式、思维方法和那深遂的思想,影响了中国几千年,成为社会发展的动力,在今天乃至以后,仍有可借鉴的意义。让我们将《易经》和《易传》的思想归结起来,探讨一下《周易》思想与智慧的现实意义。

    一、“自强不息”的中华民族魂

    《易经》开篇就说“君子以终日乾乾”(《乾•九三》),孔子解释说:“天行健,君子以自强不息。”古人仰观天文,看到斗转星移,四时不忒,认识到有一种无形的力量(类似万有引力)在主宰着自然界变化的规律,称之为“神”,就是这种神奇的力量使得“天行健”,从而想到,人也应该有这种精神,要“终日乾乾”。“乾乾”《帛书》作“健健”,就是“自强不息”的奋斗精神,这是中华民族的民魂。
周文王演易时,重新排列了六十四卦的次序,将商易的以《坤》卦为首,改成了以《乾》卦为首,以扭转乾坤的气魄,表达了灭商的决心。周族自公亶父定下了“翦商”大计之后,历经公亶父——季历——文王——武王四代的不懈努力,几经磨难,季历被商王杀,文王被殷纣囚,而最终还是由武王完成了灭商大任,实现了中国历史上的一次重大的社会变革,这就是一种自强不息的精神!
    纵观中华民族史,就是一部自强自立的历史。伟大的中华民族以他们那种艰苦奋斗、自强不息和精神,推动着历史车轮滚滚向前。
    今天我们从事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,更需要发扬这种伟大的民族精神。这种精神和核心是“乾乾”——像天那样健行不息;它的行为准则是“终日”——不是奋斗一阵子,而是要奋斗一辈子,要天天如此,不可懈怠。

    二、“天人合一”的宇宙观

    江泽民同志在美国哈佛大学的学术讲演中指出:“早在公元前二千五百年,中国人就开始仰观天文、俯察地理的活动,逐渐形成了‘天人合一’的宇宙观。”
    古人生活在自然界中,他们为了生存,需要砍伐树木来盖房、烧火,进行渔猎以做食用,在生产力低下的情况下,这种对自然资源的破坏是极其有限的;就是在这时,古人已经有了强烈地环境保护意识。《礼记•王制》载:
    天子、诸侯无事,则岁三田,一为干豆,二为宾客,三为先君之疱。无事而不田,曰不敬。田不以礼,曰暴天物。天子合群,诸侯不掩群。天子杀则下大绥,诸侯杀则下小绥,大夫杀则止佐车,佐车止后则百姓田猎。獭祭鱼,然后虞人泽梁。豺狼兽,然后出猎。鸠化为鹰,然后设罟罗。草木零落,然后入于山林。昆虫未蛰,不以火田。不麛,不卵,不杀胎,不殀夭,不覆巢。
这段记载是说,天子、诸侯一年之内要打三次猎,所得猎物用作祭祀、宴请宾客和供王室之用。兽猎时也要讲礼节,不可随意糟蹋鸟兽草木,总的原则是:不能一网打尽,不能赶尽杀绝。打猎的次序是,先是天子、诸侯,再是大夫,最后是百姓。田猎要讲礼仪,用吃鱼的水獭祭祀后,管理山林的人才能进入;用吃兽的豺狼祭祀后,然后才能进行田猎。田猎的季节是,八月小鹰长成了大鹰,才可以张网捕鸟;九月树木枯黄、树叶零落,才能入山林;十月以后,昆虫都已冬眠,才可以用火驱赶动物。还有几条特殊的规定:不许捕杀幼兽,不许攫取鸟蛋,不许杀害怀孕的母兽,不许焚毁鸟巢。
    这是一种人与自然多么和谐的景象呵!这是古人“仰观俯察”的智慧结晶!
    《易经》提出,“即鹿即虞,惟入于林中,君子几,不如舍”(《屯•六三》),“田有禽,利执言”(《师•六五》),“王用三驱,失前禽”(《比•九五》),说的都是这个意思。田猎时不合群,让前面的兽跑过去;凡是跑在前面的一定都是强壮的、有生育能力的,剩下的则是老弱病残,才可以捕杀。这样就可以择优淘劣,可永续利用自然的恩赐。
    孔子将这一思想作了理论上的升华,他说:“《易》之为书也,广大悉备,有天道焉,有人道焉,有地道焉”(《系辞下》),又说:“昔者圣人之作《易》也,将以顺性命之理,是以立天之道,曰阴曰阳;立地之道,曰柔与刚;立人之道,曰仁与义,兼三才而两之,故《易》六划而成卦,分阴分阳,迭用柔刚,故《易》六位而成章”(《说卦》)。孔子将天、地、人思想具体到一个卦象中。一卦六爻,上两爻象天,下两爻象地,中两爻象人,他们和谐地处于一个卦中,这一个卦就是一个“小天地”。“六划两之”,缺一不可。人在天地间,他的本质应该是讲仁和义,天道以阴阳运行,人要顺应;地道以柔刚载物,人要爱护,不可暴殄天物。人与自然要和谐相处。
    《逸尚书•大聚解》:“周公说:‘旦闻禹之禁,春三月,山林不登斧,以成草木之长;三月遄不入网罟,以成鱼鳖之长……天不失其时,以成其材……泉深而鱼鳖归之,草木茂而鸟兽归之’。”这说明,这种环境保护意识在夏禹时就有之!我们的古人很早就树立了这样智慧的“天地人合一”的宇宙观,可在西方世界当时却没有这样的认识。近半个多世纪,自工业革命以来,人们肆无忌惮地对自然资源进行掠夺式的开发和利用,使人赖以生存的环境遭到了严重破坏。森林被砍伐,引发洪水泛滥;植被被破坏,耕地沙化;人口爆炸,粮食短缺;工业污染严重,江河水质变坏;大气层遭到破坏,天气变暖,冰川融化……。这时,西方一些人想起向东方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,可这在四千五多年前,我们的古人就已经认识到了!

    三、“忧患意识”——国家安全观

    “忧患意识”来自远古。在洪荒时期,人们没有抗御自然灾害的能力,山洪暴发,河水泛滥,山崩地陷,火山爆发,森林火灾……都危及人的生存。为了认识和掌握自然规律,才“仰观俯察”,寻求抗御自然灾害的办法,于是产生了八卦。
    远古时期的人只是忧患自然灾害,而当阶级社会产生以后,又多了一个人与人之间的忧患,压迫、欺诈、侵略、屠杀……危及人和国家的安全。孔子说:“《易》之兴也,其当殷之末世,周之盛德邪,是故其辞危。”《易经》充满了忧虑,卦、爻辞多用“凶”、“厉”、“吝”之辞和“夕惕若”、“莫夜有戎”、“不宁方来”、“何校灭耳”、“过涉灭顶”……这样的警戒之语,是周族在商的统治和外族的侵扰下而产生的忧患。
    忧患来自外部,也来自内部。孔子说:“危者,安其位者也;亡者,保其存者也;乱者,有其治者也。是故君子安而不忘其危,存而不忘亡,治而不忘乱,是以身安而国家可保也”(《系辞下》)。凡是国家出现了危险的局面,都是逸乐安居其位,掉以轻心造成的;凡是灭亡的,都是自以为是天下太平了,可以长保生存;凡是造成社会动荡的,都是曾经认为社会安定了,不用再治理了。接着孔子说,作为一个君子,应该是:安居而不忘倾危,生存而不忘灭亡,整治而不忘败乱,时刻有忧患意识,这样自身可保,国家才能长治久安。这是多么深刻的哲理呵!
    对于如果治理国家,保证国家的安全,孔子提出了一些很好的意见和设想,比如:“圣人之大宝曰位,何以守位?曰仁;何以聚人?曰财;理财正辞,禁民为非,曰义”(《系辞下》)。要用仁义治理国家,用财去取得民众信任,这样才能保住宝座。要时刻保持警惕之心,“君子思患而豫防”,平时就要“除戎器,戒不虞”,“藏器于身,待时而动”。在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上,要“设险以守其国”……。这都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    “忧患意识”是我国古人的一种独特的思维理念。孟子说:“生于忧患,死于安乐”(《告子下》),汉武帝说:“欢乐极兮哀情多”(《秋风辞》),范仲说: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(《岳阳楼记》)……这些至理名言都反映了我们中华民族的忧患意识。一个国家、一个政党、一个民族甚至每一个人,都要有忧患意识,我们的国歌唱道“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”,虽说现在是太平盛世,可也不要忘了危险的存在,这样我们才能跻身于世界民族之林而不败。

    四、“天下和平”的崇高理想

    孔子观《咸》卦上兑为柔,下艮为刚,阴阳相应,男女相感,从而感悟到:“天地感,而万物化生;圣人感人心,而天下太平”(《系辞下》),这是在世界文献中最早提出“天下太平”的,表现了古人祈求和平的美好愿望。
    在这里,孔子强调了“圣人”在促进和平上的作用。《大学》说:“尧、舜帅天下以仁,而民从之。”圣人应该以仁治理天下,与民思想沟通,则政和民顺。他又反复强调:“天地交而万物通也,上下交而志同也”(《泰•彖》),“天地不交而万物不通也,上下不交而天下无邦也”(《否•彖》)。“天地交”是阴阳相应和,而化生万物;“上下交”是君与臣与民要心心相通,志同道合。用什么去“交”呢?用“仁”,实施仁政;用“孚”,用诚信去教育人、感化人、启发人,“孚乃化邦”(《中孚•彖》)。
    周王朝建立以后,分封了七十一个诸侯国。如何管理这些诸侯国和处理诸侯国与中央集权的关系,成了周王朝必须首先考虑和解决的问题。孔子观《比》卦是地上有水,水地亲比,从而提出了“建万国,亲诸侯”的思想。古代凝聚人、教化人的最主要手段是祭祀,“亲亲故尊祖,尊祖故敬宗,敬宗故收族,收族故宗庙严”(《礼记》)。《观》卦描写了一次祭祀活动,提出“盥而不荐,有孚顒若”,不在乎贡品多少,要用诚信去教育人。参加祭祀活动的人很多,“观我生”,说的是同族人;“观其生”,说的是异姓诸侯;“利用宾于王”,说的是来“观国之光”的佳宾,与之“比”与之“亲”,以谋求和睦相处。
    在处理国与国、人与人的关系上,《周易》提出了一个“以同而异”(《睽•彖》)的重要思想。孔子说:“天下何忧何虑?天下同归而殊涂,一致而百虑。天下何忧何虑?日往则月来,月往则日来,日月相推而明生焉;寒往则暑来,暑往则寒来,寒暑相推而岁生焉。”就天道而言,日和月是两类不同的物质,它们的运行轨道也不一样,然而日落则月升,月落则日升,它们给地球带来光明是一样的。寒和暑是两个不同属性的物质,它们是对立的,然而,寒暑相互推衍变化才形成了春夏秋冬一年的周期循环,它们又是统一的。天道且如此,人还有什么忧虑的呢?时代在发展,社会在进步,这是不可抗拒的,大家都在朝着一个大目标在走,可走的道路不一样,有的走山路,有的涉大川,有的履平原,可最后都会到达一个目的的。人的思想观念也是一样,对同一个问题的认识,一百个人可能有一百的想法,但他们的目的都是为了解决问题。
    《吕氏春秋•贵公》说:“天下非一人之天下,天下人之天下也。阴阳之和,不长一类;甘露时雨,不私一物;万民之主,不阿一人。”“云行雨施,品物流形”(《乾•彖》),“天地相遇,品物咸章”(《姤•彖》),天地造化,所生成的万物都是不一样的,千差万别,千姿百态。世界是丰富多彩的,各国、各民族都有自己的发展历史,自己的文化底蕴,可以选择不同的发展道路,不可能都是一个模式,更不能由一国或一人说了算。人的思维方式、思维理念不同,应该允许有不同的思想观念并存,“以同而异”,这是多么深刻的哲理和社会发展观呵!

    五、“以人为本”——古代人权宣言

    “以人为本”的思想最早见于《尚书•五子之歌》。夏朝第三代君王太康迷恋于田猎,荒务政事,一次出外久留不归,其五个弟弟各作一首诗,以规劝太康,第一首就是:
皇祖有训,民可近,不可下。民惟邦本,本固邦宁。予视天下愚夫愚妇一能胜予,一人三失,怨岂在明,不见是图。予临兆民,懔乎若朽索之馭六马。为人尚者,奈何不敬。
这段文字有些难懂,让我们解释一下。
    此是说,先祖大禹有遗训,对于民众可以亲近,不可以轻贱。民众是国家的根本,只有根本牢固国家才能安宁。我看天下的最愚笨的男人或女人都能胜过我,一个人有许多过失,然而,民众的怨恨要等到明显的时候才去考虑吗?应该在还没有显露时就要注意到。我面对千千万万的民众,内心恐惧得就像用腐朽的绳索驾驭六匹马拉的车一样忐忑不安,作为居人之上的君主,怎么能不谨慎呢!
  这鲜明地表明了“以人为本”的思想,《周易》通篇贯穿了这一思想。只要我们浏览一下《说卦传》,就可以发现,《周易》涉及到了人的最基本权力的方方面面。“屯者,物之始也”——人有出生权,“物生必蒙,故受之以《蒙》”——人有受教育权,“物稚不可不养也,故受之以《需》”——幼童有被养育权,“有男女然后有夫妇”——人有婚姻权,“物相遇而后聚,故受之以《萃》”——人有聚会权……。这些思想在《周易》中作了全面论述。
    在天道、地道、人道三者之间,人是最可宝贵的。“天地絪缊,万物化醇;男女构精,万物化生”(《系辞下》),人是天地孕育出的精华,是万物之灵。荀子说:“水火有气而无生,草木有生而无知,禽兽有知而无义;人有气、有生、有义,故最为天下贵也”(《荀子•王制》)。作为一个统治者应该如何保障人的权力呢?
    (一)“敬以直内,义以方外”的敬人之道 
    《说卦传》:“立人之道,曰仁与义”,仁与义是儒家思想的核心。什么是仁、义呢?孟子说:“仁,人之安宅也;义,人之正路也”(《离娄上》),“仁也者,人也,合而言之,道也”(《尽心下》),说到底,仁就是爱,人与人之间要充满爱心,相敬相爱。这种爱表现在内心叫“仁”,付诸于行动称“义”,合起来就是敬人之道。
    《周易》强调,仁义要首先从统治者自己做起,“何以守位,曰仁”(《系辞下》),只有君王以仁义之心去爱民,民才能爱君,君民关系才融洽,“说以先民,民忘其劳;说以犯难,民忘其死”(《兑•彖》)。苟子在《君道》中有这样一段论述:
君者,民之原也;原清则流清,原浊则流浊。故有社稷者而不能爱民,不能利民,而求民之亲己,不可得也。民不亲不爱,而求其为己用、为己死,不可得也。民不为己作、不为己死,而求兵之劲、城之固,不可得也。兵不劲、城不固,而求敌之不至,不可得也。敌至而求无危削,不灭亡,不可得也……故君子者,爱民而安。
    这段话,说的就是敬人之道,可以作为“民为邦本,本固邦宁”的注脚!
    (二)“以贵下贱”的得民思想 
    孔子观《屯》卦一阳刚甘居初爻、在三阴之下,想到“以贵下贱,大得民也”(《屯•象》)。作为一个君王,虽说身居高位,但要有谦逊之德,能礼贤下士,深入到民众之中,“出门交”(《随》),“同人于野”、“同人于郊”(《同人》),与民众一起劳动,这样才会知道百姓在想什么、做什么,才能密切与民众的关系,而取得民众的信任。孟子在《离娄章句下》说:
    桀纣之失天下也,失其民也;失其民者,失其心也。得天下有道,得其民斯得天  下矣。得其民有道,得其心斯得民矣。得其心有道,所欲与之聚之,所恶勿施,尔也。
    君王就像是舟,民众就像是水,水可载舟,亦可覆舟,得民心则得天下,否则将是“贵而无位,高而无民”。要“厚以安宅”,基础不牢,地动山摇,统治者的大厦必然倾危,其结果是“初登于天,后入于地”(《明夷》)。
    (三)“观民设教”的教民思想 
    《周易》非常强调对民实行教化,提高民族的文化素质,用今天的话来说,就是进行精神文明建设。
    《贲•彖》说:“刚柔交错,天文也;文明以止,人文也。观乎天文,以察时变;观乎人文,以化成天下。”这也就是《观•彖》所说的“神道设教”。“神道”,说的不是迷信,而是天体运行的规律。《观》卦象是风在地上行,吹拂着大地上的万物,万物在温暖春风的吹拂下生长,这是自然现象。圣人也应该效法神道,对民众进行感化、教育。 “振民育德”(《蛊•象》),要用“德”来教育人,振奋民心,这说的是教化内容。在教化方法上,孔子主张“以省四方,观民设教”。做君王的要深入民众,到各地走一走,看一看,了解风俗人情,根据不同情况有针对性地进行教化,这是“省方观民”。“观”是双方的,君王观下,而百姓观上,在互观的过程中就是感情交流过程,也是教化过程。
    孔子尤其强调教化的长期性,他说:“君子以教思无穷,容保民无疆”(《蛊•象》),又说:“常德行,习教事”。教化是统治者的责任,要长期坚持下去。
    (四)“明慎用刑”的爱民思想
    《逸尚书•度训解》说:“人是以众,人众赏多罚少,政之美也;罚多赏少,政之恶也。”周公东征平定叛乱后,命其小弟康叔丰为卫君,管理殷地事务。周公作训辞《康诰》,提出了“明德慎刑”和“敬明乃刑”的思想,要爱民保民,以德治理殷民。这些思想反映在《周易》中。
    孔子是主张“道之以德,齐之以礼”,提倡德教,不要滥杀人。他对季康子说:“子为政,焉用杀”《论语•博颜》。就是非杀不可,也要先教后杀,“不教而杀谓之虐”。他提出:“明罚敕法”——法律条文规定要清楚,处罚要准确;“以明庶政”——执法时要明察,防止片面性;“赦过宥罪”——对犯有一般过错的人,应该赦免的就赦免;“议狱缓死”——对于犯有死罪的犯人,亦可缓期执行……。这些论述充分体现了爱民保民的思想,这也就是对人权的保护。
    (五)“物畜颐养”的养民思想
    《颐•彖》说:“‘观颐’,观其所养也。‘自求口实’,观其自养也。天地养万物,圣人养贤及万民,颐之时大矣哉。”在养民问题上,《周易》提出了许多观点。
    养民,是统治者的责任,“天地养万物,圣人养贤及万民”,天地阴阳相交而化育了万物,圣人应该效仿天道,负起养民的责任,要“观赜”——观察、关心养生之道,要想办法、制定政策,保障人的基本生活条件,并使他们逐步富裕起来。
  养民的基本思想是“自求口实”(《颐》),就是说要自力更生,自己养活自己,“不耕获,不菑畬”,不劳动就无所得,不开荒种地就没有吃的。要利用好自己的资源,不要“舍尔灵龟,观我朵颐”,总是伸手向上要吃、要喝。
    强调自力更生,不是国家就不管了。首先,国家要有足够的积蓄,“积中不败”(《大有•彖》)。《逸尚书•文传解》载:文王对太子发说“天有四殃,水旱饥荒,其至无时,非务积聚,何以备之……有十年之积者王,有五年之积者霸,无一年之积者亡。”国富则民强,国家将“损下益上”所聚敛上来的税赋,再“损上益下”,“利用为大作”和“益之用凶事”(《益》),用于像建造洛邑那样的大事,或用于救灾,总的原则是“节以制度,不伤财,不害民”(《节•彖》)。《逸尚书•度训解》说“天生民而制其度,度小大以整,权轻重以极,明本末以立中,立中以补损,补损以知足。”
    《周易》还提出了“劳民相劝”即民众之间互相帮助的思想。井淤泥了,要大家掏;井坏了,要大家修,永远保持“井冽寒泉”(《井》)。要“富以其邻”(《小畜》),自己富了还帮助邻居,使之共同富裕。孔子还提出了“裒多益寡,称物平施”(《谦•象》)的平均思想,主张财富不要过分集中,“匪其彭”(《大有》),对贵族的财产要拿出一部分,补益贫困者,做到衡量财物,公平施予。
从上面简单介绍可以看出,《周易》是一部中国古代的人权宣言!
    公元1789,法国资产阶级提出了《人权宣言》,西方国家一直标榜自己是人权的保护神。岂不知,在中国3000年前、乃至4000多年前的夏朝,就提出了人权问题,并逐步形成了自己的完整的人权思想理论体系。尽管历代统治者也有违反人权问题,但从总的历史趋势来看,中华民族一直在为争取人权、保护人权而斗争,使古老的人权理论不断得到发展,随着社会的进步,人权状况不断得到改善,使得中华民族繁衍不息。

    六、“与时偕行”的动态思维

    《易传》三次提到“与时偕行”。《乾•文言》:“‘终日乾乾’,与时偕行。”《损•彖》:“损益盈虚,与时偕行。”《益•彖》:“凡益之道,与时偕行。”“时”,就是天时,指自然规律。“偕”,俱也。斗转星移,四季更迭,人的行为也要随之变化,春耕、夏耘、秋收、冬藏,不可违时。损益之道也要随着天时的变化而变化,按照季节安排财政的收入和支出。
    《乾文言》说:“夫大人者,与天地合其德,与日月合其明,与四时合其序,与鬼神合其吉凶。”做为一个有德之人,他的思想和行为都与自然规律合拍。他的品德就像天地一样覆盖万物,他的圣明就像日月一样普照大地,他的行为就像四时变化那样有序,他示人吉凶就像鬼神那样奥妙莫测。做到这些可以称之为“圣人”了。然圣人的思想行为也不一定时时刻刻都能与时偕行,可能出现两种情况,一是“先天”,即他的思想超出了天道的规律,有了超前意识,知道了事物发展的趋势,事先采取了预防措施;二是“后天”,即人的思想落后于天道的规律,没有认识到将要发生的事情。孔子说:“先天而天不违,后天而奉天时。天且弗违,而况于人乎?况于鬼神乎?”无论是“先天”还是“后天”,都是在按天道去办了,只是有先后之分,天、人、鬼神都不会责怪的。
    毛泽东同志说:“人们要想得到工作的胜利即得到预想的结果,一定要使自己的思想合于客观外界的规律性,如果不合,就会在实践中失败。人们经过失败之后,也就从失败取得教训,改正自己的思想使之适合于外界的规律性,人们就能变失败为胜利,所谓‘失败者成功之母’,‘吃一堑长一智’,就是这个道理”(《实践论》)。这里的关键是要“行”、要实践,按客观规律办事;不能因为怕“后天”导致失败就停止不前。
  我党提出“与时俱进”的思想路线,语出自“与时偕行”,并赋于了时代的精神和深刻的政治内涵。纵观古今中外历史,一个国家、一个政党、一个民族,如果安于现状,思想僵化,他就将无所作为,甚至于灭亡!清朝锁关闭国,在世界范围内进入工业革命时期,不能吸收先进的科学技术,结果是落后挨打,铸成了中华民族百年屈辱史。当今社会是知识爆炸的信息时代,如果我们的思想跟不上时代的步伐,不能与时俱进,我们就无法完成中华民族复兴的大业,就无法跻身于世界民族之林。
    《周易》的思想博大精深,它至今仍放射着那燦烂的光辉,我们要很好地去发掘,使之为现代化建设事业服务。